智对权贵
一天,新城王渔洋设宴庆寿,蒲松龄身着布衣应邀。宴席上,一些穿绸披缎的权贵想奚落蒲松龄一番。
一个矮胖子怪声怪气地说:“久闻蒲先生文才出众,怎么老不见先生金榜题名呢?”蒲松龄微微一笑说:“对功名我已心灰意冷,最近我弃笔经商了。”
另一个瘦高个子装出吃惊的样子,说:“经商可是挺赚钱的,可蒲先生为何衣着平平,是不是亏了本?”蒲松龄叹口气说:“大人说得不错。我最近跑了趟登州,碰上从南洋进来的一批象牙,大都是用绫缎包裹,也有用粗布包的。我原以为,绫缎包的总会名贵些吧,就多要了些,只要了少许粗布的。谁知带回来一看,唉!绫缎包的竟是狗骨头,粗布包的倒是真象牙。”
有些会意的宾客捂着嘴笑,几个权贵见状也明白了几分,个个面红耳赤,但却无言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