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败屡战

编者言

说话要有力量,不是说说话大声就显得有分量,而是要善于利用语言的能量,让自己说的话有影响力。

湘军首领曾国藩率军与太平天国军队作战,连连遭到惨败。如何把军事上屡遭惨败的战况向皇上禀报呢?曾国藩冥思苦想,绞尽脑汁,无计可施。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得在奏章上写下“臣屡战屡败”的字眼。
曾国藩的军师读了奏章之后,连连摇头说:“不可,不可!”他觉得如此上报,就有杀头的危险。曾国藩向他请教挽救的办法。军师微微一笑,提笔将“屡战屡败”改为“屡败屡战”。曾国藩看后,不禁拍案叫绝。

有个广为人知的传说,曾国藩将幕僚草拟的奏折中“屡战屡败”改为“屡败屡战”,战、败二字的顺序不同,奏折的意味陡变,慈禧看到以后,本来准备责罚的,念败军勇气可嘉,反而降旨嘉奖。

01简

这个故事是真的吗?我们跟随《左宗棠传信录》的作者刘江华先生一道,进行一番有意思的考证。

简,顾名思义就是“简明、简化”,在表达自己的同时,最忌一个人在那里巴拉巴拉说个没完没了,而听者则是一脸懵逼。

曾国藩改“屡战屡败”为“屡败屡战”的故事流传很广。“屡战屡败”典出《晋书·桓温传》:

以大家熟悉的“甄嬛体”作为错误示例:

时殷浩至洛阳修复园陵,经涉数年,屡战屡败,器械都尽。

本宫方才看到道解都江堰的宣传海报了,场面甚是精彩,私心想若是能亲自前往观看定是极好的。奈何本宫囊中略有羞涩不便前往。心下想来,罢了,本宫定是无缘前去观看了。但若尔能诚心相邀,倒也不负本宫对你的疼爱了!

由“屡战屡败”改为“屡败屡战”,两字之改,意境却大不相同了:屡战屡败是指多次打仗多次失败,带来的是痛苦;屡败屡战则是指比喻虽然屡次遭受挫折失败,仍然努力不懈,给人的是希望。

正确示例:想去看道解都江堰,没钱,你请我。

为什么两个字换了个位置意思就大不一样了呢?冯胜利先生的《汉语韵律句法学》如此解释:

02 信

如果普通重音在句尾,那么由普通重音构成的全句的焦点也在句尾。……因为原先“屡败”在重音位置上,因此“屡败”成了全句的焦点,于是只有败;而“屡战”居后的话,焦点就是“屡战”,意思就是还要再战。(冯胜利:《汉语韵律句法学》)

信即“可信、信念”之意。首先自己得是一个知行合一的人,才能赢得他人的信赖。

“屡败屡战”说版本种种。

有一个故事,小名去面试,考官问了一个问题,然而小名对这些问题根本就不懂,很不可思议的是,他却不懂装懂,用相关知识应付场面,等小名刚一说完,考官就对他做了一个走人手势,考官说:“年轻人,对不起,我们不会聘请一个不诚实的人。我可以请一个没有工作经验甚至没有工作知识的人,因为一切都可以教,更何况你是名牌大学毕业,要学会这些对你来说是小事,但是我们不能请一个不诚实的人,因为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教会他懂得诚实。”

杨树达先生《汉文文言修辞学》有这样一段记载:

人无信则不立,业无信则不兴。先做一个诚信的人,才能在社会立足,说的话在他人心中才有分量。

闻诸先辈云:平江李次青元度本书生,不知兵。曾国藩令其将兵作战,屡战屡败。国藩大怒,拟奏文劾之,有“屡战屡败”语。曾幕中有为李缓颊者,倒为“屡败屡战”,意便大异。(杨树达:《汉文文言修辞学》)

03 序

展开剩余88%

我们去吃西餐,上菜顺序也要分头盘、汤、副菜、主菜、蔬菜、甜品等,顺序乱不得。同样,说话也要讲究顺序,先说什么后说什么的顺序排的好了,才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杨树达先生此说中,是曾国藩参李元度的奏折被幕宾将“屡战屡败”修改为“屡败屡战”。而台湾教育研究院2012年推出的教育部《成语典》修订本中,则解释为李元度替曾国藩修改:

举一个很著名的例子:

相传曾国藩率领湘军与太平天国作战,屡吃败仗,曾国藩上书朝廷,言及屡战屡败,经李元度更改为屡败屡战,以显示其奋勇无畏的作战精神。

曾国藩在带领部队讨伐太平天国初期,战势失利,很是绝望,写给朝廷的奏章中提到战况是“屡战屡败”。当时众人觉得不妥,经过商议,改为“屡败屡战”。

唐浩明先生在历史小说《曾国藩》三部曲第二部《野焚》中,借李鸿章之口说是郭嵩焘拟稿而经曾国藩修改。咸丰八年,在安徽办团练失意的李鸿章前来投奔曾国藩,想带勇做一偏裨将佐,曾国藩却让李鸿章暂时帮忙办理文书。绝顶聪明的李鸿章虽有些失望,但很快就装出一副满心喜悦的样子,表示正想要跟曾国藩学习如何写奏折并吹捧曾国藩说:

“屡战屡败”表现出的“无能”的人;而“屡败屡战”表现出的是越挫越勇的人。朝廷在看到奏章后,认为其勇气可嘉,没有处罚他,反而委以重任。

家兄曾跟我说过,筠仙有次起草奏折,中有‘屡战屡败’四字。恩师看后,将‘战’‘败’二字互换位置,变为‘屡败屡战’。家兄对此佩服得五体投地,说位置一换,满篇精神大变。门生在安徽时,听福中丞说,恩师奏折,当今无双。门生过去跟恩师学古文时不用心,现在要补上这一课。(唐浩明《曾国藩》第二部《野焚》)

同样的话,原字未动,仅仅是顺序的改变,就有天差之别。

除这些有明确出处的之外,根据网上搜索,还有多个版本,只是无从稽考其出处——

版本一:自咸丰四年一月衡州出师后,曾国藩的湘军与太平军交锋,屡战屡败,顿感“无颜见江东父老”。幕僚草拟的奏折,如实地写下了岳州等地接连吃败仗的情况。当看到奏折中“屡战屡败”一句时,曾国藩灵机一动,拿起笔将“屡战屡败”改成了“屡败屡战”。咸丰皇帝看了奏折后,对曾国藩虽败犹战的精神非常满意,令其重整旗鼓,继续战斗。

版本二:咸丰四年十一月曾国藩进攻九江、湖口时,湘军水师冒进,轻捷战船突入鄱阳湖,为太平军阻隔,连遭挫败。曾国藩率残部退至九江以西的官牌夹,其座船被太平军围困。曾国藩第二次投水自杀,被随从捞起,只得退守南昌。其间,他上奏谢宽免处分恩折时有“屡战屡败”的话,幕僚李元度建议改为“屡败屡战”。
曾国藩一见为之大喜,以后就以“屡败屡战”为勉励自己的座铭言。

图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