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生而死

林尚沃,生于1779年,被史学家认为是朝鲜600年来最成功的红顶商人,其以赚取人心为本的为商之计开创了朝鲜商业精神之先河。

韩国作家崔仁浩在他的巨著《商道》里,描写了一段关于19世纪初,朝鲜商人林尚沃在生意场上面临生死攸关的考验,临危不惧“为生而死”的故事。引人入胜,发人深省。

林尚沃凭借自己对人生的这种独特的理解,在自己从商道路上避开种种危难,而最终一路走过来。他靠一位自己曾经在妓院拯救的黄花女子张美龄的资助,一步步完成其在商业上的霸主地位,成为当时朝鲜富贵一方的巨商。他完成了他父亲想成为天下第一商的遗愿,成为在社会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1809年随从朝鲜朝廷使节团来北京经营人参的巨贾富商林尚沃,孤注一掷,倾其全部财力,带着他的梦想从朝鲜运来了2500公斤上佳人参。时值岁末,中国人素有冬至进补的习惯,此时的北京恰逢人参缺货走俏。面对这千载难逢的商机,林尚沃欣喜若狂,决定狠狠地赚它一把。

林尚沃与许多商人一样,也碰到过危机,甚至是决定其生死存亡的危机。例如他运到北京的5000斤人参售不出去,他的从商之路有毁灭的危险。在重要关头,作为商人,林尚沃又是怎样冲开条活路的呢?

于是林尚沃派人在同仁堂门口张榜宣布:人参一斤,银子四十两!好一个朝鲜参王!顿时,北京商界一片哗然。在过去几十年,甚至在一二百年里,北京的人参价格一直维持在每斤二十五两银子以内。这一回,着实令中国商人瞠目结舌。看来这个朝鲜佬真的是发疯了。

其中有一条十分宝贵的经验,就是“必死即生,必生即死”,值得我们借鉴学习。

震惊之后的冷静,冷静之后的睿智,中国商人坐地商量决定联合抵制林尚沃,所有商号药房谁都不得向朝鲜商人购买一两人参。依照惯例朝鲜使节团一般在冬至前后到北京,大约在北京逗留四十至五十天时间,要赶在鸭绿江冰封消融之前回国。到那时候,看你林尚沃如何处理这2500公斤人参,我们就等着你流血贱卖!哼!中国商人自鸣得意。

1809年,北京的人参非常紧俏,尤其是1808年人参歉收,整个北京已经货源告罄。

面对中国商人的联合抵制,林尚沃如坐针毡,伙计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林尚沃仔细分析,反复推敲且无计可施。唉!摆在自己面前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路是出血甩卖,第二条路是原封运回国内。无论走哪条路都是一条死路。

图片 1

眼看归期紧逼,回国迫在眉睫。林尚沃还没有想出第三条可以走的且不是死路的路。林尚沃彻夜难眠。

就在这个时候,林尚沃带着5000斤上好的人参来到北京。

急也无益,索性夜访随使节团同来的友人金正喜。金正喜才高八斗,学识广博,与林尚沃十分投缘。当晚,两人推杯换盏开怀畅饮。酒过数巡之后林尚沃说:“我有一事请教大人,望大人不吝指教,当身置百尺竿头,上不能求生,下不能求活,如何是好啊?”

药材商们可一眼就本能地感觉到,林尚沃这回带来的人参是经上品中的上品,也就是极品。他们都急切地想知道这批极品人参的价格。

金正喜双手反背踱步沉思,蓦然转身冲到案前挥毫泼墨:“百尺竿头须进步,十方世界现全身”两行大字力透纸背。“必死即生,必生即死。天无绝人之路,置死地而后生啊!”金正喜言真意切语重心长。一席话两行字,林尚沃顿时大悟。拍膝而起向金正喜拱手作揖。扔下一句谢谢救命恩人,直奔自家旅馆而去。

让北京的商人感到意外的是,林尚沃开出的价格是:“人多一斤,银40两。”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第二天林尚沃命手下在同仁堂门口贴出新告示:人参一斤,银两四十五。

过去的人参价格都是一斤25两银子,而眼前这价格简直是贵得离谱。纵然是人参歉收,缺货走俏,到目前为止也从未出现过斤超出30两的情况。

又涨了五两银子!不可思议!林尚沃念的什么“生意经”?中国商人一头雾水。既无招可出,只有坐等林尚沃的下一步棋了。

于是,北京的商人们订下了联合抵制的盟约。中国商人与来自朝鲜的人参王林尚沃开始暗中较劲。

二月二日,是使节团回国的日子。林吩咐下人打理行装,备马架鞍,准备轻装回国。命中国伙计王造时等人堆起劈柴,点火烧参!

图片 2

这边早有线人来报:林尚沃正大火焚烧人参,伙计们将人参一捆捆往火堆里扔呢!

现在摆在林尚沃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答应结成联合抵制同盟的中国商人们的要求,降低公告价格,恢复原价;要么把带来的人参原样运回。但对林尚沃来说,这两种选择都无异于破产。如果把公告价格降到原来的水平,带来的货物当然可以全部出清,但那就意味着屈辱,日后林尚沃同北京商人们做买卖就只能捏着刀刃而不能抓住刀把子。只要一次失去信用,商人也就不再是信商。完全放弃作为商人的自尊而举起投降的白旗,就不是死一次而是死上二次,死后再加鞭尸。这样去做,倒毋宁倾家荡产,舍命一拼。

这个疯子!

宁可站着饿死,也不能屈膝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