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的缺陷
他去建筑工地采访一位包工头,一个民工往大厦上一指,示意他包工头就在上面。他向大厦的高处望去,大厦最少也有二十五层,他有些目眩。他沿着木板铺成的梯子往上爬,还没有竣工的大厦仿佛到处都在颤抖,脚下的木梯发出就要断裂的吱呀声,整座大楼似乎随时都会塌陷下来。梯子的一些地方木板已经脱落,露出空空的一块,人必须跳过去才能前行。他每走一步都胆战心惊。他缓慢地向上挪动,梯子的两边竟然没有扶手,惊惧中,梯子越来越窄,木板就像是虚掩着铺在梯子上的,根本不像用钉子固定的,不小心就有可能蹬翻。这一切让他心跳如鼓,两腿打战,他的感觉就像踩在巍峨万丈的高山之巅,脚下的峡谷深不见底。
大汗爬满他的脸颊,他后悔这么冒失地爬上来。此刻,他的脑子里再也没有别的,全是不慎坠落下去的可怕镜头,一个个惨烈的场面浮现在他的眼前,任凭他如何努力也挥之不去。
他哆嗦得越来越厉害,他实在经受不住。他想,最好还是退回去,可下去似乎比上来更难。他站在原地,颤抖的双腿,一步也迈不开了,他索性蹲下来,两手扶着脚下的木板,面色苍白,很想呕吐。
就在这时,他的耳边响起一片楼板的颠覆声,脚下颤抖得像是大地震,整座大厦都在倾斜。他吓坏了,除了哆嗦,脑子里一片空白。待他抬起头来才发现,原来是三名工人正从梯子的上面走下来。三名工人并排的身影让他十分疑惑,原来楼板还是很宽的,可以并排走三个人。他往下看,他以为的万丈悬崖,原来也只有二层楼高。两边还有护网,就是真的掉下去,也不会有任何危险,就是真想自杀都难以如愿。
他明白,一切都是他的错觉。他缓缓神,努力站起来,尽量让自己放松。他知道自己的恐惧毫无道理,却依然无法消除这种恐惧。
很多时候,我们的内心会产生一种无名的胆怯,这种胆怯就是躺在床上也会出现,莫名其妙。它是一种判断上的误差,内心的惊厥,及对事物的过分忧虑所导致的生理现象。这种内心的严重失调,让我们踌躇不前。
问题是,这种恐惧并非来自真实的客观世界,而是来自我们的内心,是由我们深藏不露的内心体验和自我的损伤所造成,而不是伸手就能触摸得到的现实世界。在我们面对惊吓、疑惑、误判、担忧所造成的阻碍时,我们最好冷静下来,问一问我们自己,我们的内心世界是否存在着某种不良,还是因生活的挫折与重压而导致了一些缺陷。

不久后他还就真组织好了,我们一路跟着组织者就去了,到现在我都还在想为何我当年那么傻,别人几句话就跟着附和去了,看来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单纯,也或许在大人们的教育中也有为集体这一说,虽然集体生产的年月已过去,但思维还未转变。开始的时候,由组织者给我们示范,他看到了那些修路工人如何走,他就如何走,最后他顺利的到达了桥底。我们也一个接着一个慢慢的往上爬,我当时很害怕,不敢往上爬。知道伙伴们爬上去了,我还在原地一动不动,上面的组织者急了,说你再上不上来,我们就走了!而我也更害怕他们把我仍在这儿,只好硬着头皮开始往上爬。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当修路工人远离这里,去了离桥最近的山体进行开凿时,桥下面就安静起来了,这也为后来攀岩带来了挑战。有一次,一个同学看到了几个修路工人,他们在沿着那凹凸不平的岩层攀爬,好像在找什么东西。最后一个中年的修路工大声道:“找到了!”而那位同学也大吃一惊,他们自己依靠着石壁,慢慢的爬上了桥。而后,他就把这个消息在学校里到处宣扬,还组织我们说有空也去爬一爬试试。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二郎山

而当离桥地越来越近时,我内心的恐惧也越来越小,而就在我右手即将要抓住桥墩时,脚下踩得一块碎石掉了,我顿时的重心开始往下坠,这时我右手迅速的抓住桥墩,左手也迅速抓紧桥墩,左右一搭手,身体才算恢复平静,而此时,脚下的两块踩着的石头都已掉下去了,我又向下望去,心生恐惧,以后自己再也不干这样的事了,至今想起那一刻,后背都会发凉,如果不是在那一瞬间我抓住了桥墩,后果会怎样?也是由于这样,我现在每到遇到危险时,我就不会不自觉的全身颤抖紧张的不行。说到这儿,不由得想到了现在的电影、电视剧,当男女主角遇到和我类似的情况时,都一个劲儿的往下跳,连坠崖的动作都那么优美,而结局就像是开了挂一样,万丈深渊下去命还在。有了亲身感受之后,才觉得,编剧真的只是编剧,编的都是神剧,真到了安全没保障的时候,求生是你唯一想要的东西。

发表于 2004-08-22 10:12

在这个暑假接近尾声的时候,我终于踏上了去往海螺沟的旅途。现在从成都出发去往海螺沟大约要花费8,9个小时的车程,在二郎山中间有一段路,由于正在施工,所以是限时单边放行。二郎山隧道的开通使以前有天堑之称的二郎山中的最危险的一段路只需要不到十分钟的路程就可以安全,顺利的通过了,所以当我行进在隧道中的时候,不禁感慨人力的伟大。一路上还看到了许多修路工人,他们挥汗如雨地辛勤工作着,让我这一路上都充满着感动,感激。
在到磨西之前,我们去了泸定桥,走在上面觉得胆战心惊。湍急的大渡河上铺就的泸定桥是在铁链上铺上一些木板,中间有三条,两边分别有一条,两边拦着的铁链间隙非常宽,所以当我刚刚踏上那座桥的时候,感觉桥在摇晃,脚下的大渡河在肆无忌惮地奔流,霎时恐惧袭遍全身。从桥的这一边走过去再从另一边折回来,花了很久的时间,一路上就在惊恐的大叫,如果有人要从身边经过,那么自己就只能拼命的拽着同伴的手,用尽全身的力量维系自己的领域。所以在走完全程脚仍旧在颤抖的时候,自己第一次真真正正地体会到了红军的伟大,革命的艰辛。尽管自己在以前上语文,历史课的时候就学习了革命的艰难和不易,但是一直到真真正正体会才可以说将学到的革命史融入到了血液。今天的生活真是来之不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