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亿里的故事
古时候的印度社会,是个阶级制度非常分明的国家,人民的地位相当悬殊,就连住的地方都有划分阶级。
位于南印度的王舍城,住民都很富有,但还是有阶级的区分,他们按照财产的多少,分成九个阶级居住着,在这九阶级之首,是个被称为「一亿里」的聚落,一定要有一亿黄金的人,才可以搬到这聚落来住。
当时,有一个居住在第九个阶级中的人,很向往住于一亿里中那份首富者的荣耀,他希望能跃升为那里的住民,可是自己并没有千万的家产。
这做父亲的人很有骨气,他对着他八岁的儿子和妻子说:「我一定好好地努力赚钱,在这辈子赚满一亿黄金,带着你和你母亲搬到『一亿里』去住,让你们过好日子。」
为了具足这一资格,从此,这个父亲每天早出晚归,努力做生意累积财富,他不惜辛劳多方想法去赚钱,然而数年来的劳力,才凑足十分之九的资格,正差一步就达成理想的时候,却被病魔缠倒了,病势很危急,他知道自己已经不久于人世了,在临死之前,召唤他十多岁的儿子到床前交代遗言:
「儿子啊!我是不会好了,唯一不放心的是毕生的愿望没有达成,父亲对不起你,无法满足你们的愿望,但是,做儿子的你,要继续努力,带着你母亲,一定要住进『一亿里』里面。」父亲抓着儿子的手,不放心地做最后的交代。
「好!爸爸!我一定依照你的遗愿。」儿子流着眼泪地答应了。
这孩子虽然还年小,却有高人的智慧,他明白真正的祸福是什么,世界上的财宝像毒蛇,从古以来,多少众生为了贪求而作奸犯科,不惜手段损人利己,招来重重叠叠,理不清、受不尽的苦报。大家不明白,一个人的福报也不是凭空而来的,不下种哪会有收获呢?富贵有它的门路,布施才能踏进富贵的领域。
可是他知道母亲不会懂得这些道理,等办完父亲的后事之后,这个十几岁的孩子很婉转地对母亲说:
「妈妈,父亲叫我要完成他的愿望,我有一个很好的办法,不要等到将来,现在就可以住进一亿里享福,只要把家中的财宝悉数交给我,让我来经营,我一定要带着您住进『一亿里』里面。」
母亲听后将信将疑,可是她是疼爱孩子,想依赖孩子的,所以还是将宝库的钥匙交给孩子。
孩子拿到全部财产,整天在外面用它雕塑佛像、建造塔庙、供养比丘,做宣扬佛法的费用,又取出一部份来救济贫苦的人。
这小孩拿着他父亲毕生的积蓄,每天忙进忙出的,忙碌了几个月,做母亲的眼看财宝一天天地消失,虽然儿子每次都婉转解释给她听,但做母亲的心里仍然很担忧,不要说做不成一亿里的居民,就怕连生活也将失去依靠。
不到半年,父亲半生的积蓄都被儿子散发精光了,这母亲终于忍不住了,把儿子叫来问:「儿子啊!这半年来,你到底有没有赚到钱?」母亲不放心的询问着儿子。
儿子回答说:「我已经将父亲的积蓄全部用完了!」
他的母亲一听,气得差点昏倒,哭着教训她儿子说:「你说你要去赚钱,怎么会把钱花完了呢?这样叫做经营吗?」
母亲无法理解儿子的做法,只知道这下子家里比以前更穷了。
但是,更不幸的事情又降临了,过不了一个礼拜,他儿子突然高烧不退而死亡,连医生都来不及请,孩子就撒手离开她去了。
财产没有了,唯一的孩子又死去,福还没有享受到,祸难却先临身了。母亲悲痛欲绝,家里又没有钱,丈夫和儿子接连过世,不知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恨不得追随孩子一同死亡。这时,在一亿里里面传出征募奶妈的消息,原来在一亿里里面有一位大富翁,他是有九亿的黄金那么富有的人,但是结婚多年始终膝下无子,为了没有传宗嗣继家产的儿子整日苦恼着,这一大笔的财宝如何处置呢?
于是,富翁整天坐在轿子里往所有的寺庙去巡礼祈求,他希望获得一个福慧俱全的儿子。后来,因为他虔诚地拜佛。,第一太太果然为他生下一个男孩,孩子长得很俊秀,有一种不同常人的神采,看到的人都啧啧称奇。
富翁老来得子虽然很高兴,而且又是唯一的独子,但是小孩自从生下之后就是每天哭,而且不吃奶,无论用什么喂他,他都不吃。三、四天下来,孩子对母亲总是像陌生人一般,母亲抱他,他就哭;母亲喂他奶,他也哭,不吃奶怎么行呢?而且动不动就嚎啕大哭。
富翁和妻子都很烦恼,孩子的母亲怕孩子活不下去,硬是灌奶给孩子也不行,弄得小孩哭,大人也哭,而且无论谁来哄孩子都没有用,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老富翁比自己的命都要紧。
这时候,富翁只好贴出聘请奶妈的告示。
富翁聘请奶妈的方式很特别,就是让应征的人抱一下哭闹不休的儿子,无论是谁,只要孩子在她手上不会哭,或让孩子肯吃奶,就立刻赏赐黄金以及让她成为富翁的家眷,住进家里面来。
当告示一出的时侯,很多女人都来应试,希望得到黄金等赏赐,但是一个个来抱孩子的妇女都使孩子哭得更大声,莫说喂奶,就是抱也抱不住。
几天过去了,许多女人失望着回去,心想:要做富翁的家眷还真不容易!
这时候,那个前后死了丈夫和儿子的可怜母亲,虽然已经过了一年多,但她还是很悲伤,不晓得如何独自过生活。当她听到征求奶妈的消息,她也就跟着大家去排队凑凑热闹。
当轮到她抱小孩的时候,这哭闹不休的婴儿一到她手上时,就像见到亲人般,竟然停了哭闹,还挂着泪珠朝她微笑,佣人递过奶瓶来,她塞进孩子的小嘴,婴儿竟然贪馋地吸吮起来。老富翁夫妻看了非常的高兴,一直拜托这可怜的母亲来照顾他儿子,除了赏赐许多黄金给她,并安排居住的处所,只要求这妇人好好地照顾他儿子,做他儿子的奶妈。
终于,这个死了丈夫、儿子的可怜女人,总算是可以好好安顿她的生活。
这一天晚上,大家都睡着了,她还不能入睡,躺在床上一次又一次回忆这一天的经过,她实在难以相信,她竟然能住进一亿里来。
「是不是在梦中?」这母亲喃喃地自言自语。 「不是的,妈妈!」
有人在答她的话,谁?她从床上坐起来,向周围搜寻,却四处看不到人。
「妈妈,是我!」哦!是身边的婴儿,老富翁的孩子在向她说话,老富翁已经请她做做奶妈,把孩子交给她照顾。
「妈妈!妈妈!你不认得我了吗?」
「你?」她很惊奇,这初生儿竟会说话,还叫她妈妈。
「是的,我是您那死去的儿子又转生了,你不是说爸爸的遗志是要我们住进一亿里吗?现在我们是一亿里中的首富人家的人了。」
原来,这个孩子将他父亲的钱全部用来布施做功德,得到大福报,投胎做为有钱人家的儿子。现在达成愿望了,他真的把他母亲带到「一亿里」里面来住,现在是有钱人了。
望着怀里的孩子,这可怜的母亲顿时流下了眼泪,这时她才知道散财施舍就是发财致富的捷径。

舍成富豪

五缸黄金的秘密
在佛陀的时代,有一位富翁,他虽然很有钱,但却生性悭贪,经常交代他的儿子:「如果有乞丐或出家人来家里
就把他们赶出去,想吃饭不会自己去赚钱!绝对不能拿钱给他们,钱是我们自己赚来的。」
富翁除了对他儿子如此交代外,又害怕家中财宝引人觊觎,便偷偷地将许多金银财宝换成黄金藏在他家的后花园里,过着守护财产的日子。
但这守财奴的日子也守不了永远,在无常的岁月中,富翁渐渐年老、生病,继而死亡。富翁过世后,由他的独子继承财产,儿子娶妻生子,建立自己的家庭。
富翁死后投胎在一个乞丐聚集的村落里面,这个乞丐村平时大家出去乞讨都不是太困难,多少都能乞讨些食物,但说来也奇怪!不知为何?最近整个村落的人都很倒楣,大家出外乞讨几乎都是空手而回。
这时,较为年长者的老乞丐就说了:
「我们这村落中一定有一个倒楣鬼,所以才会害大家乞讨处处碰壁!」
结果整个村落的乞丐开始用他们的方法去调查,最后终于找到一个怀孕的妇女,大家判定就是这一位怀胎的妇女带来了楣运,连累整个乞丐村讨不到饭吃,就将那位怀胎的母亲赶出去,之后乞丐村的人出外乞食就不再处处碰壁了,大家多少有点收获。
这个怀孕的乞丐女人,被大家赶出去之后,生活更困苦了,她怀着身孕沿街乞讨,却每每吃闭门羹,弄得几乎餐餐都去捡人家倒出来的馊水喝。
由于母性使然,乞丐女仍旧疼爱腹中的胎儿,无论多辛苦,还是将怀胎十月的孩子生下来。
虽然孩子是生下来了,但是每次抱着孩子去乞讨时,还是一样讨不到食物,最后还是吃馊水,但是她如果将这个小孩寄放在别人那里,独自去乞讨,就能讨些食物,也不至于让母子挨饿。
经过几次的试验,这个乞丐妈妈终于相信了:「原来我儿子真是倒楣鬼来投胎的,自从怀上他就开始倒楣、开始饿肚子。」
但是这乞丐妈妈一样将孩子养大,等到孩子养到十二岁时,她就丢了一根棍子给她儿子,并且对他儿子说:「我对你已经恩尽了,你现在已经十二岁了,你自己独立吧!」说完就将她儿子赶出去了。
小乞丐只好开始过着独自乞讨的生活,但是他真的没有一次好运过,走到哪儿都讨不到饭吃,又回到过去喝馊水的日子。
就着样,小乞丐经常改变乞讨的路线,希望能在不同的地方讨些食物。
结果走着走着,有一天他走到他上辈子居住的城市来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让他走回了上辈子所住的房子,很自然的,他就直接走进屋里。结果他一进到里面,就被一个小孩子用石头丢出来,还不断的被挨骂,原来这小孩是他过去世儿子的小孩,也就是他的孙子。
这时,佛陀知道这户人家的因缘具足了,佛陀就来到这户人家。
佛陀对着这个丢石头打人的小孩说:「去叫你父亲出来!」
一个中年人从屋里走出来,佛陀对他说:「你叫你的小孩打的这个小孩子是你的父亲,你这是叫孙子打祖父!」
那中年男子回答:「佛陀,那是不可能的,我的父亲明明已过世多年。」
佛陀接着又说:「他就是你去世的父亲所转世的孩子,你不相信吗?那你知道你父亲在世时曾经藏五缸的黄金在你们家后花园的这件事吗?」
「我不知道这件事,父亲并没有交代。」男子回答着。
佛陀转过身对小乞丐说:「去吧!去把你前世的财物找出来交给你儿子。」
小乞丐听了佛陀的话,就直接走到后花园将前世所藏的那五缸黄金挖出来,交给这中年男子,眼见为凭,这时候大家才相信这件转世奇闻。
藉着这个机会,佛陀开示大众:「由于你父亲在世时不曾布施又生性悭贪,虽然没有犯戒,所以让他来生得以保有人身,但因悭贪又阻止人家布施供养的业报,使得他这一辈子虽然可以做人,但却生为乞丐,走到那里都倒楣,必须遭受贫穷的果报。」

在很久很久以前,印度中部有一个王舍城。城中的居民都很富足。但是,那时他们的等级制度非常严,一共分有九个品级。每个品级的居住地都分开,不能随便造房子。有一处地方名叫‘一亿里’,是最上等的阶层住的地方。上等的阶层就分出甲乙丙三个品级。财富在十万亿里以上的是丙级;财富在百万亿里以上的是乙级;财富在千万亿里以上才算甲级。上层阶级都喜欢住进‘一亿里’,才认为自己脸上有光,此生没有白活。

在王舍城住着一名居士,他也想在‘一亿里’住。平时他克勤克俭,努力挣钱,想积攒钱财向目标迈进。由于多年劳累成疾,钱还没有积攒够,就得了大病。病来如山倒,他自知不长久了,但是还想着住进‘一亿里’。他对妻子留遗言:“我死以后,你要继续勤俭过日子。等儿子长大后,再将财权交于他,并要他学我一样,广积财源,成为让人看得起的富人,并且世世代代不要衰落。那我就死得瞑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