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公路什么时候通车?中印公路1945年才通车

2016-06-28 22:30:53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

中印公路什么时候通车?1945年1月28日,历经艰辛开辟出来的中印公路终于接通滇缅公路。1月29日过芒市、龙陵,夜宿大坝,30日抵达保山,2月3日到达昆明西郊车家壁。中印公路为什么到1945年才通车?

图片 1

开通中印公路的历史背景

盟军第一次缅甸作战失败后,中国唯一一条接收国际援助物资的通道滇缅公路被日军切断,随即中美开辟了“驼峰航线”继续输送作战物资。但是航线艰难,日本空军的拦截使空运损失惨重,远远满足不了中国前线的需要,因此,中美决定从印度阿萨姆邦的利多小镇修筑一条公路,穿越缅北茫茫林海和日军占领区,然后和滇缅公路连接,打造运送物资的另外一条通道—这就是中印公路。
中印公路的开通花了多长时间?

1942年11月17日,第一支筑路部队—美国第45工兵团和823航空工程营、中国驻印军工兵第10团云集利多,驱赶绵延不断数里呼叫的猴子在此建立营地,并于12月10日正式在莽莽的原始森林披荆斩棘筑路开道。到1945年1月28日,第一支车队从这里到达畹町,和滇缅公路对接时,一共用了两年多的时间。

之所以把印度阿萨姆邦的利多小镇当作是公路的出发点,是因为印度中心城市加尔各答的铁路终点站就在那里,同时利多也是中缅印传统商业驿道“蜀身毒道”必经之地。这条路线沿途要经过除了马帮,现代人从未进入的蛮荒的热带原始森林。森林中野兽蚊虫细菌密布,瘴气疾病滋生;居住的原始狩猎土着骁勇剽悍,对外人充满敌意。这里的地形山峦起伏,河流纵横,雨季洪水泛滥,泽国一片。而且精锐的日本北九州兵团第18、56师团在此筑壕据守,以逸待劳地等待着杀戮远道而来的盟国工程队。

对此地早有研究的英国工程人员对筑路非常悲观,他们认为最乐观的估计,工程两三年不会完工。长期在此驻守的英印军官更是谈虎色变,他们说,沿途到处都是半年前倒毙在此的难民白骨,令人毛骨悚然。别说修路,就连筑路工兵也休想爬出野人山!

一九三七年「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对我实行封锁政策,以阻止盟国援华物资进入。在这种局势下,云南省主席龙云到南京参加国防会议时,向蒋介石建议把云南作为抗战后方,修一条由昆明经滇西到缅甸的公路,连通仰光港和印度洋,开辟一条新的国际通道。

「抗日输血管」滇缅公路

蒋介石当时就表示赞同。国民政府迅速与英国政府商定,以缅甸腊戍与我国畹町作为滇缅公路衔接点。滇缅公路的东段已於一九三五年开通,需要修通的是滇缅公路的西段,从下关至畹町进入缅甸。这一段路地势险峻、环境恶劣,穿越怒江,澜沧江,外国专家推论,修通这条路起码要六年时间,至少也要三年,而蒋介石给云南的期限是一年。

龙云这个彝族人用鸡毛信、手铐下达筑路饬令,并亲自兼任滇缅公路总工程处的督办。在资金、人力、技术、设备等都极为缺乏的情况下,全线开工。高山峡谷、急流险滩,工程极为艰巨。建造滇缅公路的咽喉怒江惠通桥尤为艰难。十几万各族人民拼搏在全线工地上,每一天都有五六个、七八个人在工地死亡。仅用了二百八十七天,长达千余公里的滇缅公路就全线修通了。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初,第一批六千吨军火由英国轮船从苏联的奥德萨运至仰光港上岸,再经铁路和滇缅公路运往中国境内。

大批美国援华的汽车运到了。一九三九年二月,三千二百多名南洋华侨司机先后回到祖国,驾驶货车在滇缅公路上奔忙。这是一条「抗日输血管」,堆积在仰光港的国际援华军需物资被日夜抢运到中国大后方,其中主要是弹药和汽油。

一九四○年十月日军占领了越南的河内,滇缅公路成了我国惟一的国际通道,支撑著中国的正面战场。日军成立以海军总司令部参谋长为指挥官的「滇缅封锁委员会」,先后六次出动一百架飞机对惠通桥狂轰滥炸。南洋华侨司机中有一千多人洒血牺牲在滇缅公路上。

一九四一年,中美两国政府决定全面修复被日军炸坏的滇缅公路。由美方供给修路机械和物资,中国负责施工。工程师李温平博士被调到了滇缅路局。

正如李温平在其自传里所说的:「从此我开始了具有意义的人生里程。」

李温平有意义的人生里程

李温平祖籍福建,出生於惠安县农村。一九三四年从唐山交通大学毕业后赴美留学。因接受长沙湖南大学的聘书,於一九三六年底回国。在国内继续其学业,完成博士论文。一九三九年,密西根大学正式授予他运输工程博士学位。

到了滇缅公路,李温平带领技术人员和民工改歪线、降陡坡,整平路基,铺设柏油路面。畹町至昆明过去要走一个多星期,现在只需三、四天。李温平获得了滇缅路局局长发给的奖状。

一九四一年底缅甸被日军占领,滇缅公路被切断。中国派出十万远征军越过惠通桥,在盟军史迪威尔将军指挥下配合英军攻打日军。但因指挥失误及兵力悬殊,仅半年就全线溃败,史迪威尔将军步行二十天逃回印度。中国远征军遭日军包围,六万将士埋骨异国荒山。

日军用缴获的美国汽车,沿滇缅公路长驱直入,打到怒江边的惠通桥西岸。日军准备三个月内与广西日军会师昆明,继而直捣我陪都重庆。由於守桥工兵及时炸毁大桥,使日军的企图完全破灭。此后中国军队与日军以怒江天险为界,隔江对峙了一年。

一九四四年初,全面反攻开始。中美双方签订了怒江战役协议。双方联合抢修滇缅公路。李温平当上了滇缅公路抢修工程的总工程师。

李温平率领修桥队伍抢修惠通桥时,日军在西岸顽抗,从山上向大桥射击,修桥队伍时有伤亡。抢修工程之艰巨和危险难以想像。司令员限令三十天通车,可是他们在美军协助下仅用了十五天就完成了任务。

滇缅公路抢修后,中国远征军二十万人渡过怒江,全歼了在缅甸的日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