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从森林的树缝中倾泻下来,孩子带着纯真烂漫的笑颜奔跑嬉戏,绵羊从白色栅栏里探出头,棕熊悠哉悠哉地倚在公园长椅上。阳光从森林的树缝中倾泻下来,孩子带着纯真烂漫的笑颜奔跑嬉戏,绵羊从白色栅栏里探出头,棕熊悠哉悠哉地倚在公园长椅上。

清晨独有的声息由远而近,缓慢中带着调皮直钻到耳朵里,睫毛处似有若无的飘过一阵暖暖的风,像小奶猫顶着一身蒲公英般软蓬蓬的毛轻轻擦过,痒痒的,却舒服极了。一个没忍住,轻笑了出来,睁开双眼,明亮而不刺眼的阳光对着缩起的瞳孔友好而温柔的打着招呼。

图片 1

阳光从森林的树缝中倾泻下来,孩子带着纯真烂漫的笑颜奔跑嬉戏,绵羊从白色栅栏里探出头,棕熊悠哉悠哉地倚在公园长椅上。

原来,已是三月。

文/左三小

图片 2

原来,已是春天。

出处:简书

图片 3

难怪,这世界一下子温柔的恰到好处。

他是一匹雪狼,浑身银白,身上的线条仿佛被神精心雕琢,双眼深邃闪动幽蓝,是茫茫雪山与森林无法忽视的骄傲的存在。但,他却只愿意做一个幸福的公狼,如同现在这般-

图片 4

漫步在透着轻寒的林荫道间,晨光从树叶间探出头来,花粉在光柱间随着微风的节奏旋着舞,自然灵动。手中握着的玻璃杯反射着太阳璀璨的光芒,为它们的合舞打上镁光灯。手指无意间触碰到脖颈间的白色围巾,在阳光下它宛若一杯起泡的咖啡牛奶,轻而易举就挑起了我那根慵懒的神经,真想就蜷在长椅上再美美的睡个回笼觉。

幼小的狼崽依偎在自己的身边,因为妻子是第一次生育,所以他只有这一个狼崽。“没关系”,他咪起了眼睛,“时间还长”,他又抬眼看了看正在眺望远方的妻子,然后慢慢的低伏在雪地里,“这是最好不过的日子了”

图片 5

许是听见了我的小心思,淘气的小鸟就凑过来捣乱,带着清脆嘹亮的小嗓子在我身边一下下的扑腾着翅膀。有只直接明目张胆的在我脚下华丽降落,细细的小腿撑着微胖的身体,悠哉悠哉的踱着步,偶尔展开自己的小翅膀自我欣赏一番,再得意的高鸣一嗓子。我被它吸引,不禁俯下身来给它留下一张特写,这可爱的小家伙!

他白天奔跑在雪山前的森林里,晚上把猎物叼进他和她的家-他们的家是个洞穴,接近雪山的顶端,在那里可以俯瞰森林,有一脉雪山水从他们的洞穴旁流过。“这段时间的猎物似乎比往常多”妻子蹭了蹭丈夫的身体,帮他暖热身子。他咧开狼嘴,并不言语,“还不是为了让你多吃,多生点小狼崽子热闹热闹”他只能在心里想。不然妻子定会嗔骂,“啧啧,你这匹坏狼”

图片 6

淡淡的馨香不知何时悄悄地混在了鼻息间,等我后知后觉的发现,已经置身在公园中。清晨的公园一派静谧,不知是不是错觉,刚刚还在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淘气鬼们这会儿也放低了声音,好似犹恐惊扰了这片城市中少有的宁静。我也放缓了步子,悄悄走过每一朵小精灵的身边,许是春天太过温柔,它们像个孩子般还在抱着胳膊赖床,我触碰着那些娇嫩的花苞朵儿,感受到里面蓄势待发的生命力从指尖流传到心里,嘴角不经意就泛起了笑意。

日月交替,四季轮回,他盼啊盼等了许久,等来的不是孩子,却是危机。洞穴旁的水越来越大,猎物却越来越少,因为,森林,从前大片的森林,正在以看不见的速度减少,他总觉得,晚上在洞穴里睡一觉,早上再来看,森林又会小不少,从前,他以为森林就像天一样,没有尽头,如今竟能看到边缘。

图片 7

无意瞥见一朵花,绽放在枝头,就像万绿丛中一点红一样。它盛开的是那么热烈,那么坦诚,带着青春年华里特有的骄傲不羁,甚至有那么一点横冲直撞的不谙世事,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赢得了我的目光,“红杏枝头春意闹”这小家伙真是应了这句诗了。

他第一次看到人类,“真奇怪,为什么人类不用上面的两条腿呢”(我想,他指的是胳膊),他并不害怕,甚至有点好奇,他以为人就是人,和他一样是自然孕育的动物,和那些摧毁森林的机器是不一样的,可他并不知道,那些机器,正是由人类操控。
食物真的找不来了,他很疲惫,因为怕白天暴露行踪,只能在晚上捕食。
即使这样,他也只抓到了一只刚刚探出头不幸的土拨鼠。

说来也是奇怪,被这小家伙一触动,就觉得公园里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像是有谁私下里将犹在睡梦中的小精灵们一个个唤醒,远处也渐渐有人声传来,看来不止我一个人收到了春天的邀请,踏春而来的人们正与我一起分享这四时中最好的三月之景。

“ 撑下去 ”他想。

远远的天空上飘起一只蝴蝶风筝,迎风而飞,翩然若舞,稚嫩的童声由远而近,像清晨开窗而见的一盆绿萝,涤荡得人心里一阵清朗。我寻声而去,那些活蹦乱跳的身影在矮矮的土坡上欢快的追逐打滚,纵然动作笨拙,时不时还摔个小跟头,但是脸上全都洋溢着兴奋快乐的色彩。那是生命力的颜色,在满园春光下,那么鲜亮,那么美。

今天,又是一无所获,唉,默默叹口气。
他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而妻子,如今用尾巴竟能将她卷起来。
 她不说,只用眼睛盈盈的望着他,是鼓励,也是释然, 可是。

四时最好是三月,莫待春光老。

 “可是我不能再让他们受苦”

图片 8

狼嚎声彻响山谷,雪山微微一颤,积雪滚落。

那是,雪狼的妥协。

夕阳斜下,暮色笼罩着一切,他把妻子和孩子都叫到了水旁,但他并不看妻子,他低眼,看着那些昼夜不停的黑色怪物将森林推到雪山下。

 “我们,去找人类吧”

 “也许他们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