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青松青,霜染枫叶红。风吹白云动,万里送柔情。雨打青松青,霜染枫叶红。风吹白云动,万里送柔情。

图片 1宋·周密《西塍废园》(又《西塍废圃》。塍:田间的土梗子。)  天水碧,染就一江秋色  染就:染成。  宋·周密《闻鹊喜·吴山观涛》  只有一枝梧叶,不知多少秋声风定小轩无落叶,青虫相对吐秋丝小轩;有窗槛的小室。宋·秦观《秋日》秋容老尽芙蓉院,草上霜花匀似翦秋容:秋色。老:深。宋·秦观《木兰花》绿荷多少夕阳中。知为阿谁凝恨、背西风阿谁;何人。背西风:背向秋风。指荷叶被秋风吹得叶梗都弯了。宋·秦观《虞美人》山抹微云,天粘衰草,画声断谯门衰草:枯草。画角:军中用的号角。断:尽。谯门:城上鼓楼,用以了望敌情。三句写孤城秋景。宋·秦观《满庭芳》落时西风时候,人共青山都瘦宋·辛弃疾《昭君怨》觉人间,万事到秋来,都摇落宋·辛弃疾《满江红·游南岩和范廓之韵》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绿池落尽红蕖却,落叶犹开最小钱可人:合人意。红蕖(音同“渠”):荷花。却:开尽。最小钱:新出荷叶才象小铜钱那么大。宋·杨万里《秋凉晚步》园翁莫把秋荷折,因与游鱼盖夕阳宋·周密《西塍废园》(又《西塍废圃》。塍:田间的土梗子。)天水碧,染就一江秋色染就:染成。宋·周密《闻鹊喜·吴山观涛》只有一枝梧叶,不知多少秋声宋·张炎《清平乐》万壑泉声松外去,数行秋色雁边来壑(音同“贺”):山谷。元·萨都刺《梦登高山得诗二首》秋风吹白波,秋雨呜败荷。平湖三十里,过客感秋多败荷:残荷。元·萨都刺《过高邮射阳湖杂咏九首》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残霞:晚霞。寒鸦:天寒归林的乌鸦。飞鸿:大雁。元·白朴《天净沙·秋》晚趁寒潮渡江去,满林黄叶雁声多清·王士祯《江上》山色浅深随夕照,江流日夜变秋声变秋声:江流随着夏去秋来而改变声响。清·宋碗《九日同姜如龙、王西樵、程穆情诸君登慧光阁饮于竹圃分韵》  宋·张炎《清平乐》  万壑泉声松外去,数行秋色雁边来  壑(音同“贺”):山谷。  元·萨都刺《梦登高山得诗二首》  秋风吹白波,秋雨呜败荷。平湖三十里,过客感秋多  败荷:残荷。  元·萨都刺《过高邮射阳湖杂咏九首》  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  残霞:晚霞。寒鸦:天寒归林的乌鸦。飞鸿:大雁。  元·白朴《天净沙·秋》  晚趁寒潮渡江去,满林黄叶雁声多赞美枫叶的唯美诗句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白居易《琵琶行》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鱼玄机《江陵愁望寄子安》我画蓝江水悠悠,爱晚亭上枫叶愁。–唐寅《我爱秋香》洞庭去远近,枫叶早惊秋。
–送王昌龄之岭南 孟浩然雨打青松青, 霜染枫叶红。 风吹白云动,
万里送柔情。—- 香山晓晴寒未起,霜叶满阶红。—- 秋雨夜眠
白居易浔陽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白居易《琵琶行》我画蓝江水悠悠,爱晚亭上枫叶愁—-唐寅《我爱秋香》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杜牧《山行》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鱼玄机《江陵愁望寄子安》
明朝挂帆去,枫叶落纷纷—-李白《夜泊牛渚怀古》山中望篱东枫树有怀成都
陆游五门西角红楼下,一树丹枫马上看。江枫自蓊郁,不竞松筠力。–江上枫
成彦雄香山雨打青松青,霜染枫叶红。风吹白云动,万里送柔情。枫香晚华静,锦水南山影赤叶枫林百舌鸣,黄泥野岸天鸡舞霜染鸦枫迎日醉,寒冲泾水带冰流

秋天总是让人浮想联翩,蓝色天空下,树叶以各种色彩展示着自己独特的丰姿。欣赏枫叶~墨尔本马其顿山绝对不容错过。

雨打青松青,霜染枫叶红。风吹白云动,万里送柔情。

图片 2

图片 3

马其顿山枫叶林

01 当枫叶红了的时候

又到四月枫叶红了的时候,我今天搭了桂冠国际创始人陈红梅的大奔,从墨尔本出发,一路聊着她这16年白手起家,在墨尔本打拼,以真诚、贴心的服务帮助了无数的客户移民墨尔本,同时帮助他们在墨尔本创业,好多的移民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如今的桂冠已经拥有几十名员工,在北上广都设立了分公司,红梅真的很了不起。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聊着聊着一会儿就到了马其顿山。

图片 4

桂冠国际董事长~陈红梅

我这次是第二次上 Mount Macedon
马其顿山,第一次是四年前和朱公子(我先生)一起来的,当时就被这称之为墨尔本西北部的绿肺,漫山遍野的枫林迷住了,太美了。从每年4月下旬开始,这里的枫叶便渐渐地羞红了脸!

图片 5

金色和红色的枫叶

在这个时节,不论你是驱车还是步行在山路上映入你眼帘的都是绚丽的色彩,金色和红色成了主角!

图片 6

私家花园

在这里你真的能够亲身体验到古人意境中的

“雨打青松青,霜染枫叶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