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张学良奔丧见闻 险些遭日本人暗算

2016-06-28 22:30:22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

张作霖,张学良对中国近代历史进程有着重要影响,张作霖曾被看作是东北王,成为日本人的傀儡,最终还是挂在日本人的手里。与其说张作霖利用日本人成就自己的政治理想,不如说张作霖只是日本人手里的一颗棋子,在日本人大东亚计划中极为微小的一部分。张作霖在蘑菇屯死后,我们来看看张学良是如何表现的。(更多阅读请关注kk历史网的微信公众号:kklishi/暴走大历史)

图片 1

张作霖在皇姑屯被炸时,张学良任奉军第三四方面军军团长,正在邯郸北临洛关车站督师,我任卫队营营长。当时张学良因晋军商震部队已窜至保定西北的满城,准备进犯军团部情况紧急,未能返奉奔丧。嗣三四方面军逐步撤至京东的滦县车站,大约停留了两周。张学良始将军团长指挥权交杨宇霆负责,回沈奔丧,事先并密派黄显声先行赴沈准备。

一天,张学良将我叫到他的列车上,对我说:“你知道老将遇难了吗?”我说:“不知道。”(其实此事早在临洛关车站时已有耳闻,但因从未公布,故装作不知)张又说:“我打算派你护送我回沈阳。”我说:“是!”停了一会张又说:“老将遇难,伤势情况如何还不得而知,恐怕敌人于途中对我有所留难,沿途要多加注意,如有询问我的行踪的,应予保守秘密,以防万一。”我随即尊嘱带领全营官兵做好准备。

张学良在临行之前,已将长发剃光,并身着灰色士兵服装。一切准备妥当,他即乘专车启程。专车行经山海关时,机车上水停车,由日本宪兵三人向我士兵打听本列军车的最高指挥官是谁,士兵答称是崔营长。日宪兵遂来见我,询问列车去沈阳干什么,我答以回沈后另有任务;又问张学良是否在车上,我答以不在。日宪兵始离去。专车在山海关车站停约半小时后继续开行。经绥中、锦州、沟帮子等站时,各站站长皆上车打听张是否在车上,看情况像是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我皆分别否认了。

专车从新民县车站继续开行后,张嘱咐我说:“经过老将遇难处时告诉我一声!”专车经过兴隆店车站后,我即报告马上就要经过该地。列车经过京奉、南满路交叉点张作霖遇炸处时,张探身车窗外观望,神色凄惨,一语不发,默然良久。专车一直开抵沈阳西边门车站,时为6月19日上午10时左右。

专车抵站后,张学良的随行副官谭海先下车探视,见黄显声一人已在车站等候迎接。张学良随即由黄、谭陪同,横穿铁道东行,乘早已准备好的汽车,直驶帅府。过些日时宣布张作霖因伤重不治身亡,办理丧事。

张作霖,张学良对中国近代历史进程有着重要影响,张作霖曾被看作是东北王,成为日本人的傀儡,最终还是挂在日本人的手里。与其说张作霖利用日本人成就自己的政治理想,不如说张作霖只是日本人手里的一颗棋子,在日本人大东亚计划中极为微小的一部分。张作霖在蘑菇屯死后,我们来看看张学良是如何表现的。(更多阅读请关注kk历史网的微信公众号:kklishi/暴走大历史)

图片 2军阀张作霖图片 3张作霖乘坐的一节车厢被炸后的惨状
军阀之死
张学良曾评论自己的父亲:有雄才,无大略。但“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时人皆称:“大帅在,必不至此!”
1928年6月2日,从东北崛起的奉系军阀张作霖在各路诸侯的进逼下,不得不宣布撤离统治数年的北京,将于不日内乘专列回东北奉天。
为了确保安全,张作霖原打算乘汽车取道古北口出关,但公路坎坷不平,他难受颠簸之苦,因而他决定改乘火车回奉天。
对于日本人要刺杀他的消息,他也有所风闻,但一直将信将疑。为防万一,他派兵在北京至沈阳铁路段严密设防。
张作霖向来以老谋深算着称,在做了以上的防卫布置之外,他又故布疑阵–
他先宣布6月1日出京,京奉铁路备有专车升火待发,突然他又改期于2日起程。
但到了2日,起程的却不是张作霖。张作霖的五姨太及仆役人等,登上与张作霖的专车非常相似的7节车厢组成的黄色火车,由前门东站起程,先于张作霖提前出关。
直到第三天,张作霖才真正起程。
6月3日凌晨1时10分,张作霖及其全体随行人员,抵达前门东站。张作霖身着大元帅服,腰佩短剑,精神抖擞,踏上月台。月台上人山人海,前来送行的有北京元老、社会名流、商界代表,以及各国使馆等中外要人。张学良、总参议杨宇霆、京师警察总监陈兴亚、北京警备司令鲍毓麟等也到车站欢送。
尽管在返奉的前几天,奉天宪兵司令齐恩铭觉察到日本守备队在皇姑屯车站附近的老道口和三洞桥四周日夜放哨、阻止行人通行,好像在构筑什么工事,情况十分异常。齐恩铭将此密电张作霖,请他严加戒备或绕道归奉,但他的提醒并没有引起张作霖的足够重视。
张作霖在自以为万无一失的情况下,登上火车离开了北京。
尽管张作霖的行踪十分保密,行期也一改再改,但仍未逃出日本人的眼睛。专车一出发,日本人便收到了张作霖离京的情报。
在此之前,日本人已在皇姑屯的某段铁轨下秘密埋下了30大包的烈性炸药,把导火线接到附近一座小山的引爆装置上,并派兵在附近铁路上放哨。一旦张作霖的专车经过此路段时,他们立即引爆炸药。
张作霖的专车,包括车头在内,共计由20节组成。其列车编组,依次为:机关车1节,铁甲车1节,三等车3节,二等车2节,头等车7节,二等车1节,三等车2节,一等车1节,铁甲车1节,货车1节。
张作霖所乘的是第10节,在列车中部。这是过去慈禧太后专用的花车,后经改造,外部呈蓝色,人称蓝钢车。该车设备先进,豪华舒适,车厢内有大客厅一间、卧房一间,另有沙发坐椅、麻将桌等。
当天下午4时,专车抵达山海关。张作霖来到餐车进晚餐–此时,他肯定不会料到,这将是他最后的晚餐。
吃过晚餐,黑龙江督军也上了车。他特地从奉天赶到山海关来迎接张作霖,登上火车后,他同张作霖亲切地聊了会儿天。
之后,张作霖又和几人一同玩起了麻将。
晚11时,专车抵达锦州。这时夜色已深,玩麻将的人也都散去休息。他从车窗往外看,只见铁路两旁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十步一岗,戒备森严,这种阵势让张作霖很是放心。

图片 4

张作霖在皇姑屯被炸时,张学良任奉军第三四方面军军团长,正在邯郸北临洛关车站督师,我任卫队营营长。当时张学良因晋军商震部队已窜至保定西北的满城,准备进犯军团部情况紧急,未能返奉奔丧。嗣三四方面军逐步撤至京东的滦县车站,大约停留了两周。张学良始将军团长指挥权交杨宇霆负责,回沈奔丧,事先并密派黄显声先行赴沈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