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历史故事 汉奸缪斌是怎么被蒋介石灭口

图片 1

  • 说起汉奸都会想到汪精卫,这个着实是个大汉奸。然而在那时候的战乱年代,汉奸可真不止一两个这么简单啊,包括张爱玲的前任丈夫…
    [详细]
  • 06月28日

某君,从小媚日,学日本话,听日本歌,看日本剧,恨不得找个日本老爸,终于有这么一天,他去了日本留学,就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梅日太郎,后来他回国了,还在以自己是日本人自居,只说日语,只用日本钱,这天下班后他决定去看场电影看完电影后打的回到家,掏出一张五百日元给司机,司机满脸堆笑地看着他:“兄弟,汉奸吧,日本人坐车从不付钱的”。太郎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地底,真是把日本的人都丢尽了。
汉奸心情郁闷,在歌厅找了个小姐想温存一番。一番摸索之后,小姐问道:“汉奸吧!”
汉奸听的有点头晕,“怎么啦?”
“日本人哪有这样有礼貌的,都是霸王硬上弓的。”
给小姐上弓完之后,小五决定再不给日本人丢人了,小姐费也不付,吧台费也不结大摇大摆的往出走。
老板扭头看了看他说:“汉奸吧?”
汉奸彻底快崩溃了,掐住老板的脖子问:“怎么这样你都能看出来?”
老板:“人家日本人不但白玩,走的时候还要偷鸡摸狗呢!”
汉奸受到歌厅老板的羞辱,十分难过,突然他听到隔壁传来的淫声浪语,一脚踢开紧闭的门,对里面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喝道:“喂,带我玩3P!”
女的懒洋洋地坐起,搂着那男人斜着眼对汉奸说:“汉奸吧?”
男人也说:“他的,是汉奸。”
汉奸又厉声问这对男女:“你们怎么知道我是汉奸?”
女人嘴一撇指着身边的男人道:“哪有汉奸不认识他们主子的?”
汉奸一听是日本人扭头就跑,出门就撞一个人怀里,一看是个老外,连忙道歉
那老外*着变调的中文笑到,“汉奸吧” 汉奸快炸了“怎么你也知道?”
“要是日本人,早趴下来给我舔鞋底,说对不起了。”
汉奸舔完,匆匆逃出歌厅,开着车径往朋友家,一路是风驰电掣,好不惬意,在街道拐弯出,一个人骑着辆自行车突然从暗处冒出来,踩刹车不及,*碰*的一声,自行车连人一其飞了出去,太郎踩下油门,往前一冲,刹车,探出头一瞧,那人也快死了,地上已
有一大滩血迹,和几根断肢残手。
汉奸等他断气,那人呻吟着问太郎“同志,汉奸吧”
汉奸纳闷“今天怎么每个人都问我是不是汉奸,我今天是不是撞邪了?”
那人呻吟着接着说道“日本人都是一下子就把人撞死,那倒也痛快,哪象你要再撞一次的,弄得我现在快死还没死的,害得我现在这么痛苦…”,还没说完,那人就昏了过去。
汉奸等不及看他死了,就开走了,一路上想,这一天真的难过极了,很是气奋。于是找了一家酒吧,想一醉了之。
进店后汉奸大大方方的座下。然后大叫:“来一瓶上好的酒”
服务员跑了过来:“先生,你要什么酒” “最好的酒”
服务员拿来一瓶82年的人头马,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汉奸很是欣慰,还有人不知道自己是汉奸。于是酒量大增,不知不觉一瓶喝完“服务员在来一瓶”
服务员恭恭敬敬的又送来一瓶。然后说:“你是汉奸吧,日本人都是摔瓶子叫酒的。”
汉奸顿时气得七窍出血。 喝完酒太郎觉得内急,又来到公厕来了个大的。
刚冲了水旁边有个便友冷冷的说道:汉奸吧。
汉奸:你们一个个咋哪么历害都知道呢。(赵本山口音)
“日本人拉完屎那有冲水的。” 汉奸终于悲愤过度,住院了!!!!!
汉奸还在床上养病,旁边的病友问:“你是汉奸吧?” 汉奸毛了:“你又咋知道?”
病友说:“现在得病的日本人哪有住院的?照样找小姐!”
汉奸终因纵欲过度死了。他下了地狱来到牛头这登记,牛头问:你生前是个汉奸吧?
汉奸:“你又咋地知道。”
牛头:“日本人一来地狱就去找小姐了,哪里还来这里报道??”

战败后,朝廷上下纷纷强调“汉奸”是主要原因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前线官员、将领很少向朝廷谈及英军的战斗力,相反,他们把大量的笔墨花在了对“汉奸”的谴责上。故而直到战争结束,朝廷始终没有集中注意力,去打量他们所对抗的这支近代化军队。他们的视野里,更多的是“汉奸”。前线官员纷纷上奏,把辖区内战事失利的主因归咎为“汉奸带路”

“汉奸”一词,早在鸦片战争之前即已流行于清廷高层。1831年,御史邵正笏给皇帝上折谈“夷人”不守规矩的问题,其中提到:“又有汉奸……贩买年幼女子,售与夷人为婢。……内地书籍,不准出洋,近则汉奸多为购买,并有汉奸在夷处,课其子弟。”察其语境,凡为洋人购中文书,教洋人学习中文,即属“汉奸”。林则徐给“汉奸”下的定义则是:“私与夷人往来,勾串营私,无所不至,是以内地名曰‘汉奸’”,凡不经过官府而与洋人有往来者,全是“汉奸”;林氏赴广州禁烟时,即公开表示,要拿“汉奸”第一个开刀:“本大臣奉令来粤,首办汉奸”,并亲自开列了一份近百人的“汉奸”名单,且附有具体住址,责令广东布政司、按察司挨个抓捕。林氏禁烟期间,先后七次向朝廷奏报其整肃“汉奸”之成果;但按其“汉奸”标准,其中有无冤案,亦可想而知。

鸦片战争爆发后,朝廷上下更是言必称“汉奸”,关于“汉奸可恶”的奏报、谕旨比比皆是。譬如:广东方面,靖逆将军奕山、参赞大臣隆文等奏报称:“省城大小衙门,俱有汉奸探听信息,传送夷人”;琦善则奏称:“汉奸人面兽心,……临阵则仿造号衣,又与营兵无别,往往混入军中,真伪莫辨”。浙江方面,扬威将军奕经等奏报称:“查逆夷踪迹诡秘,江、浙一带,汉奸极多,往往窥伺军情,造言惑众”;“惟查逆夷每到之处,必先暗遣汉奸,多方探听,布散谣言,煽惑人心”;更声称宁波等地“人情险恶,半系汉奸”,战事失利,全因“汉奸”破坏:“曹江以东,到处汉奸充斥,商民十有七八,孰奸孰良,竟莫能辨”,“自兵过曹江,所有兵勇若干,俱为汉奸逐队细数,官兵虚实,逆夷无不尽知”。钦差大臣裕谦汇报定海之战失利,也同样奏称:“因该逆驱使闽粤汉奸,舍死登岸,众寡不敌,以致失事”;“至登岸逆匪,身穿黑衣黑祷,皆系闽、广亡命,夷匪随后指挥……约计总有万余人”。两江总督、直隶总督亦分别奏称:“汉奸之潜滋,随处皆有,查之无从查……”;“臣观该逆伎俩,总以汉奸为爪牙,失事各处,均有汉奸内应”……

被范文澜称赞为近代中国“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的林则徐,自然也毫不例外地将“汉奸”当成了广州方面战事失利的主因。1941年初,广东大角、沙角炮台失守,林氏在给长子林汝舟的家书中,即明确将其归咎于“汉奸”。家书称:“此次爬沙角后山之人,大半皆汉奸,或冒官衣号衣,或穿夷服,用梯牵引而上。”又说:“此次廷寄(地方给朝廷的公文),此间竟不敢转行,然处处皆有汉奸探听事情,不出数日,自必尽知”。可见“汉奸祸国”问题,在林氏看来已严重到了何等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