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亚蕾:是啊,算起来我真的是追星族,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葛兰(老影星)来台湾,我很高兴地去找她签名,我敲门,她也开门了,我听声音就是她,但是她却说葛兰不在,你找错人了,不给我签名,我当时就很生气,我转身走出去哭哭啼啼的,正好碰到我爸爸和洪波(老影星、导演),那时候洪波是她男朋友,我就和他说,洪波笑着把我带进葛兰的房间,让她给我签名。

图片 1

为什么你还要婆婆往楼上跑?

归亚蕾: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看电影,那个时候电影也很热门,有很多香港和台湾的明星,我喜欢很多的电影明星,特别喜欢李丽华,我读书的时候就写信去香港给他们,她还特别回信把自己签名的明信片邮给我,当时我开心得不得了。

图片 2

他很内疚,因为这些年所谓的与妻子的“约法三章”,给她和剧组拍戏带来这么大麻烦。

在1969年的白景瑞导演的《家在台北》中,归亚蕾饰演一位负心汉的妻子,温柔敦厚、极具传统美德的妻子,在归亚蕾的诠释下自然动人,其形象深深印在影迷的心中,1970年26岁的归亚蕾以本片同时获金马奖及亚洲影展最佳女主角奖。归亚蕾
从艺超过四十三年,以惊人演技征服观众的真正的女演员。1964年,归亚蕾入选琼瑶原著《烟雨蒙蒙》剧组,初出茅庐的归亚蕾即将角色陆依萍演得入木三分,凭借处女作归亚蕾金马折桂。此后,归亚蕾成为台湾影坛最为活跃的女星之一,《冬暖》、《庭院深深》、《家在台北》等一系列作品,让她获得无数好评。90年代后,归亚蕾与李安合作的《喜宴》、《饮食男女》则成为李安早期最著名的代表作。此后,归亚蕾走入内地,接拍多部电视剧再获认可,其中以她在李少红导演的《大明宫词》中塑造的保守女性形象最令人过目难忘。身为演员,不当明星我一直都好像是职业妇女,去电影公司就是去上班
归亚蕾,是罕见的终生职业女演员,她用数十年来写就一个传奇。从电影、到电视、到舞台,只要需要表演的地方,归亚蕾总能将形形色色的角色拿捏得有模有样。归亚蕾身为演员,却不当明星,无论在台湾、香港或者中国大陆,她出色的演技为之迎来了个人的光芒。因此她几乎没有享受到拥有追星族的明星待遇,或许也因此,她可以真正坚守对先生的承诺,一生也未曾拍过哪怕一个简单的裸露镜头这无论对于当时或者现在的女演员,都几乎不可能。
南都周刊:在您的小时候,对电影有怎样的印象?

1994年,归亚蕾拍李安的《饮食男女》时,其中有一场脱衣服的戏。归亚蕾在裙子里穿了衬裙,开拍前,李安示意归亚蕾脱掉衬裙,她坚决不同意,“事先没讲好要脱衬裙,我答应丈夫,不拍暴露镜头。”影响了拍摄进度,她自己躲在角落哭。多年后,“变老的”归亚蕾坦然提及当年的“囧事”,称“现在不同了”,“在19年后的《饮食男女-好远又好近》里,你看我的裙子短到哪里?背露到哪里?”而因为遵守“不参加任何应酬”的“家规”,归亚蕾也曾多次被认为是“耍大牌”,但她还是坚持下来。

话说到她的丈夫张梦奎那里,自己的妈妈明显的支持归亚蕾。怎么办呢?退而求其次,她给归亚蕾提了几个要求:

归亚蕾:不拍,就不拍了,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吧。我和我的先生约法三章,不拍接吻的镜头;不拍过分暴露的镜头;不参加任何社交的活动,不赠送照片。我至今还做得到这三点。当年我和我先生准备结婚,我先生不太赞同我做演员,但我答应他拍完《烟雨蒙蒙》我就嫁给他。嫁给他以后,他就觉得我应该息影了。我们家里倒是没有不同的意见,虽然我父母是喜欢我做演艺的,可是他们又觉得既然嫁人了嘛,也就应该听丈夫的。可是我公婆,包括他们家里别的人,都反对我先生让我息影的决定。他们觉得这个行业不是挺好的吗?他们就出来跟他谈判,支持我接着做下去。我先生就和我约法三章,我同意了他这些约法,一直到今天,我还在遵守这些约定。拍电影中遇到有些激情戏,我就说:不行,我老公不干。李翰祥导演总爱对我说一句话:拉手可不可以?我说可以。记得有一次,拍张艾嘉的《今天不回家》,跟杜德伟有一场戏,在浴室里

图片 3

没想到,归亚蕾却怎么说都不同意。

南都周刊:您从来没有拍过裸露的镜头,作为女演员您是怎么做到的?

李安曾透露拍《喜宴》时被归亚蕾烦得不行,剧本里的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动作的动机如果她自己想不通,就要反复找导演探讨思路,不依不饶。归亚蕾说:“我是个很用功的演员,我很笨,不像别人一看就会了,我要看很多很多遍,直到台词能从我的内心里不用想就能出来。这样子才会让观众觉得舒服。其实,观众看一个演员的表演会觉得舒服,舒服这两个字是演员努力得来的。”

“约法三章”的事,还要从归亚蕾开始做演员的时候说起。

南都周刊:您怎么能知道葛兰住在那里?

图片 4

归亚蕾的婆婆听说了这件事,就对丈夫张梦奎说:你既然娶了这个媳妇就应该了解她、相信她。你要是不了解你媳妇,为什么当初要娶她?既然娶了为什么又不相信人家?而且这个儿媳妇以前做的还是很好的!

南都周刊:也就是说那个时候您就是追星族咯?

归亚蕾有两个女儿,现已为人妻人母。一个在银行当副总裁,一个在太空总署工作。两个洋女婿都是美国人。归亚蕾女儿继承了妈妈的美貌,但是她们各自有各自的事业,没有因为妈妈是明星而想要进入演艺圈。

演戏这件事,虽然也喜欢,但对于她家庭会更重要一点。

归亚蕾:很奇怪,我从来没有被追过星,我觉得我一直都好像是一个职业妇女,不像明星,我也不打扮,去电影公司就是去上班,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也没什么人来追过我。我一样去菜市场买菜,一样去坐公共汽车。我是中央电影公司的演员,当时这个公司规模好像香港的邵氏那么大,电影公司很有钱,到了片场什么都给准备好了,化妆、服装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你就穿着一般的衣服到了片场,很快就可以拍戏,也不用带什么人。

无论是在《大明宫词》中威仪雍容的武则天,还是《橘子红了》里压抑端庄的大太太,抑或是《汉武大帝》中目盲心明的窦太后,归亚蕾都是以一副温婉从容暗含一股韧劲的形象出现,没有张牙舞爪的粉饰,却能够给那些迟暮的美人以四两拨千斤的力量感。

归亚蕾看到这句话,哭了。

归亚蕾遇到激情戏就说“不” azuo 2008-09-25 14:26:15来源:

图片 5

见到归亚蕾后问:你怎么不老?记不记得我?

64岁的归亚蕾,至今已经从影超过40年。归亚蕾是那种极少数,无需特别出众的相貌就足以获得成功的女演员;她是从不依靠身体或者卖弄性感就获得全面肯定的女演员;她不仅是最早走入中国内地发展的台湾演员之一,也是他们中最成功的一个。作为琼瑶电影的第一代女演员,她也见证了琼瑶电影的发展历程。归亚蕾回忆台湾电影的辉煌与落寞,做出了自己的解读,或许只有智慧如她者,才能做出这样令人信服的判定。

当时归亚蕾得了第一个金马奖后就息影了,生了第一个女儿。为了让女儿成长好一些,她息影了整整三年。她的丈夫最初并不赞成归亚蕾投身影视艺术,他觉得那里是一个充满虚荣是非,容易让人堕落的地方。倒是她的公公婆婆非常开明,婆婆教育儿子道:你如果这么不信任亚蕾,当初就不该娶她。”于是丈夫和归亚蕾“约法四章”:不准拍亲热镜头;不准拍暴露镜头;不能随便赠送照片;不参加任何应酬,拍完戏马上回家。这四条归亚蕾不仅全部做到了,而且几十年来一直坚持这么做。

而丈夫是不怎么喜欢归亚蕾去做演员的。因为一方面,拍戏会经常的不在家,不能照顾家;还有就是觉得娱乐圈比较复杂,也会有很多诱惑,担心归亚蕾会不会变心,影响家庭的生活。

归亚蕾:当时我爸爸和洪波的关系不错,我们都住在高雄的左营,我爸爸也是文艺界的,说起来算是朋友,所以我消息比较灵通。不过后来在回去的车上,我想想很生气,就把这个签名给撕了。

归亚蕾21岁时出演《烟雨濛濛》的剧照。

因为归亚蕾在拍戏的时候太“事儿”了,特别喜欢刨根问底。

南都周刊:后来您自己拍戏,遇到过追星族吗?好像您这样敲门的追星族?

归亚蕾的演艺生涯中共主演了近百部作品,她气质温柔,含蓄文雅,被台湾影视界誉为“一朵永远盛开的演艺玫瑰”。现实生活中的归亚蕾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出道50年的她与“花边新闻”绝缘,即便在她演艺事业最红火的时候,都不曾出现过任何关于她的八卦新闻,在绯闻满天飞的娱乐圈,能做到她这种境界的人少之又少。

据说拍完《夜宴》之后,李安在后面的《饮食男女》里,曾一度考虑不再邀归亚蕾再出演了。

都说女人如花,归亚蕾就是一朵最美的花,年轻时她是美丽多愁的琼女郎,中年时化身霸气外露的武则天,如今成了优雅慈祥的老太太,而在老公眼中,她不但是个好妻子,还是个好儿媳、好妈妈、好婆婆,所以说她是一朵永远绽放的女人花!

“那时候你还小,还在上艺专啊!”

图片 6

有人问她:你有没有后悔过?因为很多艺人都是为了自己的演艺事业,推迟结婚,即使结婚也是秘密的不公开。因为觉得一个年轻艺人,结婚会对发展有很大影响。

图片 7

但是,这已经是丈夫张梦奎做出的让步了。而且同样都是比较传统和保守的人,归亚蕾也能够理解。

1964年,归亚蕾从艺专毕业,在高雄某学校担任老师,期间抱着玩玩的心态参加高雄地区“中国小姐”竞选,没想到获得了冠军,而恰好这时电影《烟雨濛濛》拍摄计划重新启动,此时的她素面朝天去《烟雨濛濛》剧组面试女主角,虽然评委给归亚蕾的表演打了90分,但她的外形却只有70分。按照分数,她未能入选,导演王引却在之后通知她去试妆,并亲自帮她化妆。为力保归亚蕾成为女主角,导演与整个剧组发生冲突,他坚信“这个女演员是要吃电影饭的”。倒是归亚蕾自己十分淡定,当时她已经谈了男朋友,加上男友也并不喜欢她演戏,她便抱着一副“是女主角就演,不是女主角就回去结婚”的淡定心态,没想到第一次拍电影就拿下了次年的金马影后。

尽管这样,这并不耽误归亚蕾和李安的“吵”。

归亚蕾说:那没办法,我拍不了。最开始谈角色的时候,和人家要说好的,定下合约。

如今,有当初那个“约法三章”的丈夫在身旁陪着。有戏拍就拍,没有戏就在家里陪着丈夫孩子们,归亚蕾过得很幸福。

“事先没说要脱衬裙,我答应过我丈夫不拍曝露镜头。”
双方僵持不下,戏也因此停了下来。

那时候的是有明星的照片卖的,丈夫不希望别人家里到处摆着归亚蕾的照片。

戏里面有一段是婆婆要阻止儿媳妇去堕胎,但是归亚蕾看完戏觉得里面上楼的动作不合理。
她就去找李安:这个动作安排的没有什么理由啊,媳妇都要去医院堕胎了,一定是很着急。不管穿什么衣服,或者穿拖鞋,时间那么紧赶紧去阻止他才正常啊。

归亚蕾本身就是把家庭看得很重的一个人。《烟雨蒙蒙》后,两个人就结婚了。

拍戏前,李安要求演员脱掉衬裙。

对于不参加应酬,开始时还好。随着越来越有名气,需要应酬的事越来越多。但每次归亚蕾都是推掉,拍完戏就回家照顾家人。

但当时其貌不扬的李安并没有给归亚蕾留下什么太多的印象。

有一次归亚蕾回学校,李安从妈妈那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还专门跑去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