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拿了蒋介石多少钱?揭秘胡适与蒋介石的亲密关系

2016-06-28 22:29:43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

在民国战乱时期,胡适先是提倡了白话文,后来跟随蒋介石去台湾。据史料记载,胡适有9次之多拿了蒋介石的钱,蒋介石为什么要给胡适送钱,这些钱是干什么用的人,小编也很想知道,一起来看看。
台湾所藏档案显示,蒋介石确曾先后9次,命人秘密送钱给胡适

据陈红民教授2011年披露, 台北“国史馆”所藏“蒋中正总统档案·文物”
中,确有一组1950年代蒋介石与俞国华之间的电报,涉及到对胡适的秘密资助,共九次,每次金额为五千美元。具体电报内容如下:

图片 1

第一笔。1951年5月15日——“俞国华同志:代送于斌、于竣吉、胡适之、陈立夫各位美金各五千元。中正。十五日。”

第二笔。1951年12月11日——“俞国华同志:本月十七日为胡适之先生六十诞辰,请予[与]宏涛同志代往祝贺,并送其美金五千元为盼。中正。”

第三笔。1952年6月19日——“俞国华同志:请发陈立夫、胡适之二先生美金各五千元,代送为盼。中正。”

第四笔。1953年2月5日——“俞国华同志:即送胡适之先生美金五千元。中正。”

第五笔。1953年7月17日——“俞国华同志:代发陈立夫、胡适之二先生美金各五千元。又托谭伯羽先代汇德友鹰屋君叁千元为盼。中正。”

第六笔。1954年5月1日——“俞国华同志:请发胡适与于斌二先生美金各五千元。中正。”

第七笔。1954年9月3日——“俞国华同志:请即送胡适之先生美金五千元。中正。”

第八笔。1954年12月6日——“华盛顿。密。俞国华同志:本月中旬或须拨用美金叁拾万元,望先筹备,届时候电拨付即可也。又胡适之、陈立夫二位各五千元,顾大使一万元,吾弟三千元,待年终如数分送为盼。中。”1954年12月14日——“华盛顿。密。俞国华同志:除前数之外,须另备贰拾叁万元,一并凭函于本月下旬候领可也。胡适之先生款仍照送为宜。中。”

第九笔。1955年5月11日——“俞国华同志:本月底发胡适之、陈立夫二君美金各五千元可也。中正。”1955年5月16日——“台北。密。总统鉴:真电敬悉。胡、陈二先生特别费,遵当于月底前照发。又,职拟于本月廿七日离美返国,行前钧座有无指示,乞电示。职俞国华叩。”

上述史料,能够证明,蒋介石方面,确曾多次向胡适馈赠美金。但胡适是否接受了这些馈赠,蒋介石、胡适、以及作为中间人的俞国华,均未留下明确材料,故只能进行推测。如陈红民教授的结论即是:“全部电报读毕,笔者断定胡适是肯定领受了的。因为蒋介石不会在一连碰壁后,还数年一如既往地奉送。而且在经办此事的俞国华回复蒋介石的电报中,有‘胡、陈二先生特别费,遵当于月底前照发’一句。‘照发’一词,应是‘照前例分发’之意。”③

第四笔。1953年2月5日——“俞国华同志:即送胡适之先生美金五千元。中正。”

[12]
可参考:余英时为《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所作《序》,是书2015年由联经出版公司出版。

第七笔。1954年9月3日——“俞国华同志:请即送胡适之先生美金五千元。中正。”

二、1959年5月18日感谢代办机票的信,是给江元仁的,不是给赵元任的

上述史料,能够证明,蒋介石方面,确曾多次向胡适馈赠美金。但胡适是否接受了这些馈赠,蒋介石、胡适、以及作为中间人的俞国华,均未留下明确材料,故只能进行推测。如陈红民教授的结论即是:“全部电报读毕,笔者断定胡适是肯定领受了的。因为蒋介石不会在一连碰壁后,还数年一如既往地奉送。而且在经办此事的俞国华回复蒋介石的电报中,有‘胡、陈二先生特别费,遵当于月底前照发’一句。‘照发’一词,应是‘照前例分发’之意。”③

[6]吴相湘:《胡适“但开风气不为师”》,载《民国百人传》第一册,传记文学丛刊之十八,1971年,176页。

第二笔。1951年12月11日——“俞国华同志:本月十七日为胡适之先生六十诞辰,请予[与]宏涛同志代往祝贺,并送其美金五千元为盼。中正。”

陈光甫由江元任陪同来看望胡适,胡适见其精神焕发,十分高兴。又谈起出席夏威夷大学东西方哲学会议的事,胡适乃托江元任代为办理来回的机票。江面允。是夜,胡适致函江元任致谢,并函寄代办机票需要的“种牛痘书”。

第三笔。1952年6月19日——“俞国华同志:请发陈立夫、胡适之二先生美金各五千元,代送为盼。中正。”

电文表明,这次拜会并非没有实质意义的礼仪性会见,它至少有这样几层意义:1、美国总统很关心中国战局;2、罗斯福提出了他自认为在九国会议上能使中国获得更大同情的建议;3、虽受“中立法”的制约,但罗氏仍为帮助中国做出种种努力;4、希望中国不要悲观,为中国打气。

第八笔。1954年12月6日——“华盛顿。密。俞国华同志:本月中旬或须拨用美金叁拾万元,望先筹备,届时候电拨付即可也。又胡适之、陈立夫二位各五千元,顾大使一万元,吾弟三千元,待年终如数分送为盼。中。”1954年12月14日——“华盛顿。密。俞国华同志:除前数之外,须另备贰拾叁万元,一并凭函于本月下旬候领可也。胡适之先生款仍照送为宜。中。”

今早得见光甫先生,他的精神焕发,使我十分高兴!

据陈红民教授2011年披露, 台北“国史馆”所藏“蒋中正总统档案·文物”
中,确有一组1950年代蒋介石与俞国华之间的电报,涉及到对胡适的秘密资助,共九次,每次金额为五千美元。具体电报内容如下:

[13] 《胡适全集》第26卷,260页。

图片 2

今午[与]大使觐见总统,彼甚关心战局,问我军能否支持过冬?当答以定能支持。彼谈及九国会议日本或不参加,中国代表陈述事实后似可退席,请各国秉公商讨对策;但最好同时声明日本宣称之困难如人口出路之类,中国愿考虑以和平方式助其解决,如此则中国可得更大同情。彼又云:依照中立法应先判断战争状态是否存在,而彼坚避免承认战争存在,实已超过宪法权限矣。又云彼今日晚将有演说,仍以求得世界公论同情为目的。临别更嘱不要悲观,态度甚诚恳。谨闻。适。文。[2]

第九笔。1955年5月11日——“俞国华同志:本月底发胡适之、陈立夫二君美金各五千元可也。中正。”1955年5月16日——“台北。密。总统鉴:真电敬悉。胡、陈二先生特别费,遵当于月底前照发。又,职拟于本月廿七日离美返国,行前钧座有无指示,乞电示。职俞国华叩。”

江元仁,1902-1968年,祖籍福州,出生于上海,1927年毕业于康奈尔大学土木工程系后执教于交通大学。江元仁之夫人夏璐梅(1904-2001)系商务印书馆创办人之一的夏瑞芳之四女。1940年代,江元仁开始在胡适老朋友陈光甫的公司做事,后又担任陈氏开办的上海商业银行的董事。而江元仁能与陈光甫合作共事,得其妻兄夏鹏之介绍。夏鹏与胡适亦交往甚多。胡适《日记》中屡屡提到的“小芳”、“筱芳”,即是夏鹏。胡适与江元仁何时开始交往,不得而知。但1950年,胡适夫人江冬秀自曼谷经香港飞往美国与胡适团聚,这一路上一直有不同的朋友伴送(因胡夫人识字不多,更不通英文)。5月5日自曼谷飞香港这一段,就是由江元仁照料的。[15]1951年,江元仁出任在台北重行登记的中国旅行社总经理,以此职位代办机票,实在是非常便宜的事。

第一笔。1951年5月15日——“俞国华同志:代送于斌、于竣吉、胡适之、陈立夫各位美金各五千元。中正。十五日。”

第三,《胡适书信集》、《胡适全集》书信卷虽注明电文出处是《卢沟桥事变前后的中日外交关系》一书,事实上所据的底本仍是胡颂平《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

在民国战乱时期,胡适先是提倡了白话文,后来跟随蒋介石去台湾。据史料记载,胡适有9次之多拿了蒋介石的钱,蒋介石为什么要给胡适送钱,这些钱是干什么用的人,小编也很想知道,一起来看看。
台湾所藏档案显示,蒋介石确曾先后9次,命人秘密送钱给胡适

[2]
胡颂平:《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第5册,台北联经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84年,1620页。

第六笔。1954年5月1日——“俞国华同志:请发胡适与于斌二先生美金各五千元。中正。”

摘要:审定史料乃是史学工作的第一步根本工夫。对前人函札、电报的审定,首先是依据最原始、最权威的版本,还原其真面。不确定系时的函、电,当考实其产生时间。在此基础上,进而将史料放在更广阔的文献背景中加以解读,特别是研究“史料链”上的相关材料,阐释史料的基本义涵。以此为出发点,考释了胡适的两通电、函。

第五笔。1953年7月17日——“俞国华同志:代发陈立夫、胡适之二先生美金各五千元。又托谭伯羽先代汇德友鹰屋君叁千元为盼。中正。”

[1]
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导言》,载《中国哲学史大纲》,商务印书馆,1919年2月。

[8] 胡适著:《胡适全集》第24卷,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年,372页。

关键词:胡适;函电;考释

陈光甫由江元任陪同来看望先生,胡适见其谈起出席夏威夷大学东西方哲学会议的事。先生托江元任代为办理来回的机票。

胡颂平先生编著的惶惶十册《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是在胡适研究领域产生过重要影响的一部大书。该书虽系鸿篇巨制,但1984年出版时,仍属“删节本”。其原稿,较目下我们所见者,还要宏富。所以要删减,主要是因为其中有“碍语”,特别是有不少谱主批评、攻击台湾当局以及蒋介石的秘闻。这不但是删减的原因,同时也是迟迟不能出版的主要原因。胡适逝世后不久,中研院继任院长王世杰力促胡适的秘书胡颂平编纂胡适的年谱。经过编者近十年辛苦爬梳,这部被油印成28册的大书终于在1971年完成,其时,蒋介石尚在世,因所记内容仍属敏感,不得不一再删改,直至1984年才出版删节版。[12]之后,随着海峡两岸学术交往的深入,不少胡适研究学人仍能从现藏台北胡适纪念馆的原稿本查到新材料。2003年出版的《胡适全集》书信卷,就收入不少来自原稿本而1984年联经版《年谱长编》删节的信函。其中,有一通出自第20册的致“元任先生”的信:

[9] 耿云志主编:《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第23册,576-578页。